近期很忙,更新随缘。一部分文我自己和谐了,要档可私信
在承认“口味冷门/没人看”的事实之前,首先要自己爱自己,自己对自己的文字有信心。
最好别把我当考据党,我只是喜欢看古人的八卦而已
但是无论如何请不要在我的lft评论中叫我推的黑称谢谢……


刀剑乱舞:
蜻蛉切,物吉贞宗,骚速剑
五周年新推:桑名江、松井江(new!)
team三百年
【刻意不去在意细节的心态自救期】
cp原主刀,刀x刀,婶刀都ok
攻受非固定,非特殊情况不吃泥塑等角色属性刻板化操作
日本战国:德川相关
新坑明儿划小船儿:没忌口,目前主星陈/浮梅
欢迎来唠:3

看来我以后应该每放置一段时间再上这个号,好让热度和评论看起来至少是有那么些(不要自欺欺人了

+

五周年

看到首页不少朋友发po纪念

但是一旦想起自己的经历就觉得其实很……因为心情复杂所以一言难尽


[图片]


我自认极个别场合是个过于较真的人,讨厌“玩笑”,若是用情太深则有害无(好吧可能有心理上的一些)利。以前就因为对别人太好而吃过亏,也因为显露自己的感情被嘲笑,虽然都已经是非常早的事情,但是对我还是造成了比较深刻的影响。所以我看三百年的俱利说出自己独来独往的原因时,其实我某种角度上很理解他的这种心态。(只是我自己不可能像他那么绝(?)啦。比如腿肉有评论还是会贼高兴的)

入了这坑之后……就说个最极端的,因为过于兴奋而不小心给自己造成严重的物理伤害的情况也是...

+

结果我这趟都玩回来了上次的游记还没写完(……)

+

一个因为一些原因大概也不会写的纯属虚构向元主刀脑洞

刚刚在继续做攻略,看到上野东照宫的简介写着,1627年开始建造,当时除了依照家康想在这一带建寺社给自己镇魂的遗言,也是为了无法到日光那么远的地方参拜的江户居民建造的。

后来幕末时,东照宫没有被上野战争战火波及,关东大地震的时候也没被震倒,甚至空袭的时候虽然就在挨着社殿的地方直接被投了一枚炸弹,但是因为这恰好是一枚哑弹没爆炸,所以建筑也没倒塌,都幸存至今了,就还是家光时代的样子,于是人们说这是神君的遗德使然………………我惊了


物吉到底什么时候从江户的尾张家屋敷被解除封印拿回尾张的(开始擅自胡思乱想


物吉在尾张家第八代当主时离开尾...

+

友:刀音没有像刀舞那样频繁暴露刀男的身份,比如刀舞长政知道刀男hsb是刀hsb变的

我:这样的话myu家康还是永远不会知道元忠的皮下就是物吉...对哦如果家康知道了的话,他还会舍得把物吉的本体让给义直吗?应该不会吧!(史实家康连元忠死在上面的那块地板都挖回来特别存放了,那么物吉本体这种四舍五入约等于故友本人的存在岂不是更不能放手了)不仅如此说不定他还会选择把物吉和兜兜放一块甚至让物吉取代了兜兜的工作,然后这不就改变历史了吗!所以不如说绝对不可以让家康知道

友:你太狠了 ​8

+

HOW OLD ARE YOU

+

怎么新年第一抽就这么刺激

+

因为新码的东西反复被吞可能暂时放弃在这更了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能支招看看如何避免被吞

(harmony check和α〇3链都不行)

+

老却英雄似等闲

伊达政宗x烛台切光忠

刚入坑的时候写的东西了,整理硬盘时感觉以前删过的黑历史里倒居然还夹杂着一个能看的,遂发,权当感慨一下玩这游戏过得极其稀巴烂的5年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意味着人又老了一岁(

【注意:本文取材于逸话,但该逸话系虚构创作】


“明天就要启程去水户,我是来向您告别的。”

“对不起,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有把你拱手让人的一天。”

“您跟家光大人关系已经如此亲近了,既然他也开了口……我并不介怀。”


无论从政宗的面相或是声音,都能清楚地感到他由内而外的苍老。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每道痕迹之中,都仿佛盛满了月光。政宗的左目略有些浑浊,而相比之下,眼前的付丧神倒仍旧...

+

战国武将总选举笔记

战国武将总选举

这个历史人物投票真的太好玩了而且没想到我推还挺靠前

而且暴露了我除了我推相关,对其他家细节所知甚少的事实

                                        ...

+

酔うて沙場に臥す 君笑う莫れ


半途而废惹,摸鱼时间太长总是容易产生罪恶感(。


以及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很多画手小伙伴永远觉得自己的画吃藕,看一张画时间长了哪里都不顺眼,不过无所谓了我觉得我一直需要让脸皮变厚(

+

因为没有人在这方面对我说加油

所以自己对自己说

+

生而为人

经过修改后的旧作。3年前的东西,由于一些原因挖出来做了一些完善重发,依旧私设成吨。

德川主从。蜻物蜻吧(这篇其实没啥左右倾向】

有刀解要素

在推上看到有人说“看到有的作者因为被指摘和官方解释不一样而删除文章,但自己本来就是想看不一样的东西才会去找的啊”总觉得蜜汁又有精力写了。毕竟是自己花费过心思的东西。                        ...

+

摸鱼使我快乐

(顺便知道了伯劳在英国被叫作屠夫鸟,在德国被称为绞杀天使……怪不得可以让竹千代当鹰养的,尺寸合适(

+

我终于实现了大冷天在被窝里画画的梦想(卑微

+

忽如其来的扯淡脑洞
1杵杵可爱
2杵杵可怜
3杵杵动(???)人 
总之看了myu杵我当场真香( 

+

🌈p


昨天看完再演圆盘的我:
他们仿佛是永恒的我只是暂时的
每看一次剧就会看一次谢幕
他们像总会离去的风帆 我只是只能遥望着的 卑微的海中的一滴水
今天看到新封面的我:
我是暂时的不要紧 他们仿佛是永恒的就可以了
白帆还是要浮在碧水上的 我并无力去做绽放的浪花 但再卑微至少也做了海中的一滴水
结论:
人是铁饭是钢,人要先吃饱才能快乐起来(啥

+

不开心

或者不如说是看了再演圆盘后关上电脑就立刻感到了空虚

就算只是(或者有时候不如说只能)在电脑上看,每看一次剧,也就会看一次谢幕,一面烟花绚烂一面曲终人散,似乎无穷无尽的掌声也留不住时间的呼啸。长风送走了远航的白帆之时,水面便归于似乎无穷无尽的沉寂。

作为茫茫大海中裹挟着的区区一滴水,又如何去遥望那些远行的身影呢。他们是永恒的,我只是暂时的。

+

静寂

cp懿丕

和三国坑的机油换腿肉产物  @首阳和山     

纯个人向爽文


司马懿最后一次躺在病榻上,回到了那个离死亡最近的位置时,偶尔会回想起那天所发生的的事。

比起与曹丕一同度过的时日而言,他在没有曹丕的世界中消耗的时间更多,满头华发便是见证。

他也不是没幻想过,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曹丕但没有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他也不是没躺在床上仰视过曹丕。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个午后了。曹丕迈步进屋的时候司马懿还没醒。有少许阳光透过窗户飘落在他脸颊,映得嘴唇上干起的皮似乎也快活了些许。

司马懿浅...

+

今日蜻蛉&桑名历史梗

“你或许是整个本丸中最尊敬我的一个。”

“其他人的想法我无从断言。我只知道我很尊敬您,蜻蛉切大人。”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亲眼看到了我当年最后的失败、我没能保护忠朝大人的狼狈不堪的样子,却一次也没有看到我最初在忠胜大人身边成就常胜之名的那些荣耀之时。”

“……抱歉,让您想起往事而不快了吗?”

“非也,胜败乃兵家常事,我只是想知道原因。”

“勇者之勇,源于其心其义,而存亡胜败只是表象。”

+

近期状态:

搬砖消耗太大

没有足够脑细胞更新了,更新随缘

+

【2018.7游记-冈崎篇】7.18下午 冈崎公园(三河武士家康馆)

我觉得我写的有点太慢了,大概还得写n多篇,毕竟我当时一共玩了快俩星期

                          极蜻蛉切台词里提到的“大手门”或许是这个样子?          


德川/刀myu3相关圣地巡礼游记4...

+

今天也是被神仙投喂的一天

一:

 @一棵不开花的树 的点图

+

【2018.7游记-冈崎篇】7.15上午-大树寺/伊贺八幡宫/松应寺

“这么说myu信康会喜欢种花和会想到自杀也不难理解吧?”


德川/刀myu3相关圣地巡礼游记3


早上从酒店出发公交去大树寺。  大樹寺


路过菅生神社,后门拍了一张(就在酒店旁边,之后还会路过+进去几次)


去坐车的路上看到的沙雕广告,似乎11区人民非常喜欢玩这个梗,之后又见到过数回www


到达目的地。寺院对面是个小学校。山门很气派。


本堂门口。

院子里的丰国稻荷大明神鸟居。

进入内部。只有这一区域可以拍照,后面房间的一大堆文物以及将军们的牌位等都不可以拍照……

不能拍照的区域里面有将军家和各大名们来参拜时的房间,襖绘都是当时留下的,而且根据...

+

【2018.7游记-冈崎篇】7.14下午-冈崎美术博物馆/旧本多忠次邸

德川/刀myu3相关圣地巡礼游记2


当天下午从东冈崎站出发,先去冈崎市美术博物馆看蜻蛉切,基本上是赶着展出的尾巴去的(每每为自己完美的出行安排而自我膨胀x)

美術博物館 | 岡崎市美術博物館ホームページ

下了公交也是要走一段路,路上经常能看见带痛包的婶婶


这次展示,蜻蛉切很难得地回到了原主的老家,而且是和原主的甲胄一起展出。蜻蛉切是可以拍照的,然而一同展出的忠胜的甲胄、画像等其他本多家文物不可以(不过我买了图册也无所谓了)。甚至我拿着手机在展柜旁边记便签都被制止了,必须用纸和铅笔才行……………………

忠胜的甲胄,据说是伊贺八幡宫的神官在梦中得到神谕...

+

【2018.7游记-冈崎篇】7.14上午-泷山东照宫/泷山寺

最近实在是灵感枯竭缺乏脑洞,不过正好有时间,来慢慢整理一下以前的德川/刀myu3相关圣地巡礼游记吧(会夹杂一些自养ob11娃照,而且大概会写得比较细)。

说实话我玩过这一趟之前从来没想到,萌个历史人物居然能有这么多福利,简直是我目前在历史坑获得的最强体验……(或者可能不如说是国内历史相关待遇太差了)

本来是为了看蜻蛉切和物吉的本体去的,然后顺便一起去了德川旧领的很多地方(包括冈崎、滨松、静冈、名古屋。另外明年如果有空的话打算去东京和日光)。虽然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在玩的时候马上就写,现在感觉很多地方都记不清了,毕竟已经过了一年多。然可惜那个时候的确太累了,回来之后还要忙着论文毕业找工作现...

+

© 一棵不开花的树 | Powered by LOFTER